泸州笑话网

宅师第章红丝缠眼不祸则殃位置位置

2021/01/24 01:31

宅师 第629章 红丝缠眼,不祸则殃!

“谁?”这个时候,裴老人看出一点端倪来了,忍不住问道:“老弟,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小伙子?”

“……不认识。!ybdu!”半秃才人下意识地摇头。

“不信。”裴老人怀疑道:“看你的样子,好像知道他的底细。”

半秃老人笑所以葱、姜、大蒜、辣椒等辛辣大热的食物应忌食了笑,沉吟道:“老哥,你也不瞒你,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一个年纪轻轻,却已然名动一方的大风水师。”

“哪个?”裴老人颇为好奇,连忙问道:“是同一个人吗?”

“如果真是泉州来的,姓方,又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应该是他没错。”半秃老人蹙眉道:“不过也是奇怪,就非常重要了。食不过量他在泉州待得好好的,怎么跑这边来了?”

“老弟,那人是不是很厉害?”裴老人惊讶道:“连你这个归隐多年,久不出世的麻衣神相也有所耳闻。”

“我虽然归隐了,但是也有徒弟啊。”半秃老人感叹道:“江湖子弟江湖老,就算隐退了,也不可能真的完全摆脱影响……”

“也是。”裴老人深以为然,他也一样,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有些人有些事,还会主动找上门来,他也没办法。

“总之,不管有心,还是无意,行里的一些动态,我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半秃老人轻叹道:“在大半年前,我徒弟告诉我,泉州有个年轻风水师,实力非常的厉害。帮人布置了一个鲤鱼跃龙门大局,形势堪称一绝……”

“……后来。又解决了积患多年的商场,随之转祸为福……”

“几个月前,还与一个声名狼藉。却很厉害的大风水师斗了一场,把那个大风水师打得落花流水,趟在医院休养了好几个月……”

半秃老人如数家珍似的,把方元在泉州做过的事情逐一列举出来。如果他在这里,恐怕也十分的惊诧,这些事情的细节十分的清晰,好像有人专门详细调查过了。

其实这也好理解。有句俗话叫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一年以前。方元还只是个无名小卒,自然没人对他的事情感兴趣。但是经过一年时间的发酵酝酿,他在泉州也称得上是著名风水师了。

既然是名人,那么肯定有名人的待遇。首先**权肯定没有了。一举一动都被人拿着显微镜细致研究。以前做了什么事情,现在被人一一翻找出来很正常。

也要庆幸,风水圈不是娱乐圈,没人在意方元的私生活怎么样,只不过对于他做的风水案例有兴趣而已。

人多力量大,泉州风水界联合起来,方元做过的事情自然是无所遁形,自然也引起了一阵波涛惊澜。也坐实了方元大风水师的名头。

毕竟风水界十分务实,不怎么看资历。而是以实力为尊。对于有真本事的人,大多数人会忽略他的年龄。有志不在年高,无谋空长百岁,这可是古训。

“好厉害……”

方元做过的事情,半秃老人事先知道了,要惊叹也早惊叹了,不过裴老人却是第一次听说,自然是感叹不已。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半秃老人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好事,不像几十前青黄不接,风水传承差点断了。”

“只要华夏文明不断,风水传承肯定断不了。”裴老人摇头道:“像你说的,风水已经融入日常生活之中了,除非国家全盘西化,摒弃春节、端午、中秋等等传统节日,不然的话,这门学问肯定断不了。”

“不过这些节,我们还是炎黄子孙吗?”半秃老人哼声道:“谁敢数典忘祖,我老头子第一个不答应。”

“所以我才说,这些文化文明已经融入大家的骨子里、血脉中,就好像是灵魂的烙印,谁也剥夺不了。”裴老人笑了笑,也随之岔开话题,轻叹道:“如果早知道昨天那位方师傅这样的厉害,我应该挽留他的。他帮了我大忙,我却没能好好谢谢人家,真是惭愧。”

“……你该知足了。”半秃老人捋着胡须道:“这人行事颇有几分古风,可能是看你真心待客听份上,这才指点你一二。或者对你来说,这样的指点能帮大忙,但是对于人家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费吹灰之力。”

“咦?”裴老人有些惊讶:“老弟,平时听你评点一些同行,语气就算没有多少贬低,但是却没有多少赞扬。今天怎么了,转性子了?居然这样的推崇……”

“这不是推崇,而是实话实说。”半秃老人轻笑道:“风水实力不看年纪,但是年轻却是最大的资本。同样是大风水师,一个人却年轻了二三十岁,你觉得谁的前途更大?”

“是啊。”裴老人深以为然:“可以想象,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他现在就已经不可限量了。”半秃老人目光微闪,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思恍惚道:“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像那个人一样,达到那个高度……”

“什么?”裴老人没听清楚。

“没什么。”半秃老人回过神来,然后笑道:“老哥,你的生意兴隆,今早赚了不少钱,是不是该请客吃饭呀?”

“好啊。”裴老人欣然点头道:“走,去撮一顿。你想吃什么,尽管说。”

“那老弟我就不客气了。”半秃老人笑呵呵道:“最近在北郊那头,好像新开了一个什么功德山庄?据说大厨手艺不错,我们去尝尝?”

“行呀。”裴老人爽快答应,也不做生意了,直接关门而去。

一番辗转,两人来到了郊外的山庄。远远看去,山庄的规模也不小,复古似的竹木建筑依山而立,旁边就是一个清澈的湖泊,景致非常秀丽。

其实小镇虽然不大,但是地处交通要道,衔接附近的几个城市。现在城市的有钱人不少,有车有闲,也比较乐意来到没什么污染,空气清新的小镇吃喝玩乐。

所以在这里经营山庄,只要服务质量可以,生意绝对不差。

这也是事实,当两个老人抵达山庄门口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一辆辆豪车几乎把宽阔的停车场堆满了,堪比一个中等规模的车展了。

“咦,新开张不久而已,生意居然这样好?”裴老人看了,难免有些意外:“山庄的老板倒也有几分手段。”

半秃老人一笑,顺势招手道:“老哥,你琢磨这个干嘛。走了,先去吃饭。”

说话之间,半秃老人举步就要走进山庄,然后就在这时,站在门口旁边迎客的一个服务员伸手一挡,面无表情道:“不好意思,山庄客满了,你们回去吧。”

“什么?”半秃老人一呆,然后注意到服务员眼中的鄙夷之色,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也不生气,反而乐了,然后瞥了服务员两眼,忽然开口道:“年轻人,我看你眼中泛红丝,相法有云,红丝缠眼,不祸则殃。所以说,你快要倒霉了。”

服务员愣了一愣,然后勃然大怒道:“老头,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能让你们随便进去的吗?我让你们离开,也是为了你们着想,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诅咒我,真是老糊涂。”

“年轻人,火气不要那大。”裴老人皱眉道:“来者是客,说话要客气一些,热情周到,这才是开门待客之道。”

“老东西,给脸不要脸是吧。”那人怒气冲冲道:“你们再不走,我就叫人来撵了。”

“哈……”半秃老人一听,二话不说转身就走,然后才招呼道:“老哥,既然人家不待见我们,我们又何必死皮赖脸非留下不可。走了走了,到小摊吃面去……”

裴老人目光一肃,有几分威凛厉势,看得那人心中莫名一慌。不过很快,裴老人就收回了目光,淡然一笑,就跟着半秃老人离开了。

望着两个老人健步而去的身影,那人隐隐约约感觉,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

与此同时,半秃老人歉意道:“老哥,不好意思了。本来要吃饭的,谁知道饭没吃成,反而让你受了气。”

“没关系。”裴老人随和笑道:“谈不上什么受气,不过如果那个山庄服务员都是这样的素质的话,老板的手段再高,估计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哈哈,这是自然。”半秃老人轻笑道:“只要老哥你打声招呼,这山庄明天……不对,应该说根本过不了今天,就要倒闭了。”

“老弟,你莫要开玩笑了,我都已经退休了,还能打什么招呼。”裴老人摆手道:“倒是这事如果让老弟你的那些徒子徒孙知道了,这山庄恐怕真是不得安宁了。”

“嘿嘿。”半秃老人笑了笑,忽然鼻端一动,脚步停了下来:“哪来的香气?”

“嗯?”裴老人一怔,也轻轻一吸。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山脚下,正好在风口位置。一阵轻风从侧边山上吹了下来,一股十分诱人的香气立即弥漫散开。

“好香啊。”半秃老人咂了咂嘴,忽然心血来潮,转头提议道:“老哥,上面好像有人在烧烤,我们去看看怎么样?”

半秃老人看似是在征求意见,实际上在说话的时候,人却已经迈步走了上去。

裴老人见状,无奈苦笑一下,也只能跟随在后面,轻快的爬上了山头,然后就看见了一个还算熟悉的身影……(未完待续。。)

昆明不孕不育医院咨询武汉治疗妇科哪好四平牛皮癣

乌鲁木齐男科医院哪好柳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兰州盆腔炎

南京阳痿治疗多少钱
合肥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多少钱
孩子肚子着凉了怎么办
友情链接: 泸州笑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