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笑话网

小修行贼寇位置位置

2021/01/24 01:29

小修行 418 贼寇

从这天开始,大湖上出现一个怪事,很多渔船丢东西。不管如何防备,怎么样都防备不了丢失食物。是的,这是最古怪的地方,不偷小孩不偷钱,任何值钱东西都不偷,专门偷食物。

很快过去半个月时间,大湖上没有丢过食物的渔船已经多了。有人甚至为了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专门做一些好吃的饭菜放着,而他们也会藏在暗处耐心等候。

可不管如何耐心,这些人都会迷糊着睡过去,等再次清醒以后,食物便已经丢了。

慢慢地出现各种谣言,说是有水鬼,又有说水神的,反正不管怎么说,要么是饿死鬼,要么是馋神……

潘五也没有浪费这半个多月时间,每个白天都在修炼。

这一次不再是炼体,而是好像道家那样追求的是神志上的清修。好吧,这是胡扯,其实是一直在寻找已经出现过两次的空灵状态。

在那种状态的潘五感觉特别舒服,心神全部放空,偏生还在执念着单一念头,那种纯粹让潘五有突破晋级的可能。

如果不是白平凡一直想要杀他,他特别想询问一下,六级升七级,到底是什么样一个状态?

可惜啊,那就是个白痴。

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潘五有两次差点抓到那种感觉,差点拥有那种纯粹的空灵,可惜总是不能。

如果真能找到那种状态,可以随时拥有,潘五就不用担心白平凡了。在那种状态下,连白平凡都不能发现他,何况天上飞鸟?

潘五一直不死心,出山的目的就是想都可能造成极大的错误。由于现代企业内的资讯传输速度实在太快提高修为,现在是抓住了一点线索,就一定要抓住不放。

所以呢,尽管大湖上到处是鬼怪的传说,潘五却是决定继续留下来。

这一留就又是半个月,这半个月比较悲惨,可以说是没有寸进。潘五长叹一声,吃光所有食物,稍稍收拾一番,拿起衣服入水。

这一个多月的白天在修炼,夜间就在湖里到处游,早已经探明方向。现在就是直往下游走。

不过在走之前还要做一件事情,偷钱。

从潘五来到这里以后,始终没见过差人,更没有见过官船。即便是有人发生矛盾,甚至打起来造成伤害,也没有人告官,反是那些收税的汉子们出面调解。

大湖巨大,很多人收税。按道理说,收税的那些人应该有矛盾才是,比如你抢了我的渔户多收了钱,咱们就要干起来。可是从仅有的几次事情来看,尽管大家是各收各税,却一直很和平。

用潘五的想法去琢磨,这些人多半是一伙的。

官府不可能舍弃掉这么大利益不要,只能是这些收税的早早打点好官府,那么,就偷他们的好了。

也是为避免牵连到渔户身上,潘五不敢多拿,更不能偷钱库和房间里的钱。等夜半以后,好像前些时候偷饭那样去偷钱,摸光那些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收税汉子们身上的钱。

一共没多少,全部加到一起不过几十个银币。

但是潘五有钱了,就是可以出发了。

一直往下游,很快离开大湖,进到下游河流中。应该汇聚更多河流的原因,这里的河道比较宽。再往下游出很远,大河竟然有个分支。

潘五懒得选择,顺水流游进去,不想里面又是一个湖。

这条河道要细一些,往前两千多米远是一个人工湖。

同样是湖,这里要比大湖好看许多许多,又是风平浪静,湖面上漂着很多游船。

潘五上岸,穿上衣服往里走,然后就看明白了。

这个人工湖前面是一座城池,这个湖单纯是挖出来供人游玩的。岸边有很多买卖也有很多马车,临安处修着一排小楼,无非是酒楼、妓院一类场所。

看见这地方的繁华,潘五有了个新想法,这么多有钱人,应该是不怕偷。

找个没人的地方休息到半夜,然后摸进妓院,也是摸进湖面上的花船……

这一晚上在很多人身上摸出很多银票,共同点是面额比较小,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很有可能分不清到底是丢了还是赏出去了。

潘五为什么要偷钱?因为不想游泳了。

拿着这些钱去湖外面水道上找到一条小船,很有些破旧。潘五用两倍价钱买下,又麻烦船家帮忙买上很多食物,然后驾船出发。

小船上有个船舱,躲在里面就是藏了起来。

如同他想象的那样,还真是躲过了白平凡的疯狂追杀,在船舱里吃吃喝喝,任由小船顺流而下。

反正就是漂吧,只有要撞上别人家船只,又或是要撞上岸边的时候,潘五才会稍稍控制一下方向。

按说,他的这种生活应该很悠闲很美丽才是,因为是他一直想要一直追求的生活。可是当他真正每天无所事事的在大河上漂流的时候,心底竟然有了一种恐慌。

开始几天还好,随着时间流去越多,恐慌感就越加强。

在第七天的时候,潘五琢磨着要不要去附近城市买点酒水的时候,忽地听到号角声响。

应该有军队在操练,潘五很熟悉这种声音,只有军队里的号角才有这种气势。

出来船舱往岸上看,距离很远的地方有一片沙尘飘散。希望是操练,可别是打仗啊!

刚这么想着,那片地方响起喊杀声,潘五瞬间呆住,怎么个情况?这里也闹贼了?

想了又想,到底没靠岸,他不想多事。

他是顺流而下,前面是个渡口,在渡口后面是一片空地,站着很多等待渡河的旅人。

潘五坐在船上往下漂,再有一会儿就能来到渡口。

就这时候,从方才打仗的地方跑出来一队人,一看就知道打败了,根本没有方向的乱跑。忽然看到渡口那里的许多人,有人大喊:“挟持他们!”

有这一声喊,那队人来了精神,快速跑过去。

潘五本来不想理会这些事情,可是渡口那些无辜百姓怎么就那么倒霉?潘五长身而起,纵身跳上岸,飞快跑到渡口。

后发而先到,潘五来到渡口,那些人正是挥舞着刀枪气喘吁吁出现眼前。

渡口这些人知道遇到麻烦,轰的一下,有人乱喊有人乱跑,反正是乱了。

潘五心下气恼,大喊一声:“都闭嘴!站住了别动。”

特别大的声音惊住所有人,渡口百姓吓得自然不再喊叫,也是站住不动、或者是坐在地上。

那群逃跑中的贼寇可不管潘五嗓门有多大,略一犹豫重又扑过来。

潘五迎着他们而上,六级高手打一些一级修为的笨蛋,甚至是普通人,根本就是欺负人。也就是十几个照面,潘五成功的欺负了这些人,暂时没被欺负到的人已经吓傻了,根本不敢乱动。

这时候,后面冲来军队,前面几个士兵特别凶狠,根本不问,扬刀就砍,又杀翻几个倒霉蛋。等后面士兵追上来,才有人大喊:“降者不杀!”

于是就降吧,潘五退后一些距离看着他们折腾。

很快,士兵收拾好那些贼寇,有一名将领走向潘五:“请问,你是谁?”

刚这么想着,那片地方响起喊杀声,潘五瞬间呆住,怎么个情况?这里也闹贼帮助了众多线下商户屡屡创下成交额新高。其中了?

想了又想,到底没靠岸,他不想多事。

他是顺流而下,前面是个渡口,在渡口后面是一片空地,站着很多等待渡河的旅人。

潘五坐在船上往下漂,再有一会儿就能来到渡口。

就这时候,从方才打仗的地方跑出来一队人,一看就知道打败了,根本没有方向的乱跑。忽然看到渡口那里的许多人,有人大喊:“挟持他们!”

有这一声喊,那队人来了精神,快速跑过去。

潘五本来不想理会这些事情,可是渡口那些无辜百姓怎么就那么倒霉?潘五长身而起,纵身跳上岸,飞快跑到渡口。

后发而先到,潘五来到渡口,那些人正是挥舞着刀枪气喘吁吁出现眼前。

渡口这些人知道遇到麻烦,轰的一下,有人乱喊有人乱跑,反正是乱了。

潘五心下气恼,大喊一声:“都闭嘴!站住了别动。”

特别大的声音惊住所有人,渡口百姓吓得自然不再喊叫,也是站住不动、或者是坐在地上。

那群逃跑中的贼寇可不管潘五嗓门有多大,略一犹豫重又扑过来。

潘五迎着他们而上,六级高手打一些一级修为的笨蛋,甚至是普通人,根本就是欺负人。也就是十几个照面,潘五成功的欺负了这些人,暂时没被欺负到的人已经吓傻了,根本不敢乱动。

这时候,后面冲来军队,前面几个士兵特别凶狠,根本不问,扬刀就砍,又杀翻几个倒霉蛋。等后面士兵追上来,才有人大喊:“降者不杀!”

于是就降吧,潘五退后一些距离看着他们折腾。

很快,士兵收拾好那些贼寇,有一名将领走向潘五:“请问,你是谁?”

这时候,后面冲来军队,前面几个士兵特别凶狠,根本不问,扬刀就砍,又杀翻几个倒霉蛋。等后面士兵追上来,才有人大喊:“降者不杀!”

于是就降吧,潘五退后一些距离看着他们折腾。

很快,士兵收拾好那些贼寇,有一名将领走向潘五:“请问,你是谁?”

银川治男科医院北京哪家白癜风好小孩健脾胃吃什么

双鸭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乌鲁木齐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黑河牛皮癣治疗费用

长春牛皮癣治疗医院
防城港看白癜风去哪里
荆州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友情链接: 泸州笑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