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笑话网

巫的法则第一百四十九章解脱位置位置

2021/01/24 01:26

巫的法则 第一百四十九章 解脱

暗门关闭,石门大开。

阿尔森背手而立,看着自己曾经最信任、最得意的作品高视阔步的进来,那股子狂放依旧存在。

不得不承认,盲风的狂是有资本的。

每吸食一次神陨都将面临常人不可忍受的痛苦,而且一次比一次更煎熬难耐。

鹰卢上下所有人在吸食神陨时都是被全身捆绑起来,就是怕他们忍受不了那些痛苦而选择自杀。

而盲风呢?

阿尔森到现在都还记得盲风在吸食第三次时的样子。

盲风抖了抖那些准备捆他的铁链,傲然道:“我只杀别人,不杀自己!”

当时阿尔森只觉得这孩子很有趣,挥退了所有人将盲风单独关在房舍中,他站在门窗旁一直观察,别说惨叫,就连动都没动一下!

那时的盲风有多大?

十一巫祭还是十二?!

阿尔森猎奇心起,连续让盲风吸食多次,后来直接几块几块的往盲风的体内注入,最难熬时盲风也就本能的挣扎一番,却依旧不吭一声。

他建立鹰卢这么久,从没见过像盲风这样的人,他喜欢盲风欣赏盲风,故而专门为盲风设立了堂主之位,将苏米瓦奴这处重要枢纽也交给了盲风。

然而卢就是卢,永远也养不熟,如果不是因为盲风体内的神陨,阿尔森相信,他早就死在盲风的手里。

当盲风第一次知道他的全身都不能自已,反而控制在别人手中的时候,那浑身散出杀气的样子,才像是一只真正的卢!

即使是现在,盲风也不是来送死,而是来杀他的!

可为我村新农村建设工作尽了微薄之力。四、酝氛围惜,盲风永远都不可能杀死他,因为人类是不可能控制那股本能,即使是他都不能。

盲风扫了一眼石桩上的具具干尸,慢慢的掀开了兜帽,“听说你找我。”

阿尔森学着盲风的口吻道:“听说你是来杀我的?”

盲风侧头一笑,“你那不叫听说,是我用行动告诉你的。”

“你真以为能杀了我?”阿尔森缓步向前,“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考虑让你活着。”

“那我是不是该感激你?”盲风解下斗篷,甩手扔在一旁,“总是要试一试的!”

话音一落,已经看不见盲风的踪影。

阿尔森冷笑一声,苍白的脸上以至于全身都布满了黑色青筋,眼睛里没有一丝眼白,黑黢黢的犹如深坑般看不见底,突然,眼睛里的一片黑色迅速向中间凝聚,“砰”的一声,盲风从空而落,浑身僵直的摔在地上!

“死吧!”

一根触角霎时从阿尔森后背蹿出,杀气腾腾奔着盲风的头就刺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只见一道暗芒先一步刺入盲风的大腿。

“噗!”

触角穿破地面,而盲风已然不见踪迹,只在他刚刚躺下的地方留下了一滩黑色的血。

不愧是他选中的卢,不过还要看你有多少精力来维持神智!

阿尔森眯了眯眼,瞳孔扩散后再次聚拢,而这次的盲风却没再现身。

身旁突现一股冷风,阿尔森只感觉胸前一凉,低头看时颈间又是一凉。

胸口的伤正中心脏,当阿尔森伸手触碰后,黑色粘稠的血才从里面涌出;脖子已经被划开一半,此刻不仅喷着血,并且还有一层淡蓝的火附在其上!

刀刀致命,外加散尸粉,绝不可能再活!

盲风静立在不远处看着阿尔森燃烧,抬起手背擦了擦脸颊上的伤。

淡蓝的火焰越烧越旺,却让盲风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不对!

原本的一个触角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粗,原本的人头在渐渐破裂,从里面露出一颗碗口大小的倒三角头颅,上身青麟毕现魁梧异常,下身却还是人类的两条腿,这只褪去了人皮的怪物从散尸粉的蓝火中缓缓走出,背后的触角正张牙舞爪的四处扭动。

盲风眼中的瞳孔开始渐渐扩散,不仅控制不了身体,就连大脑都已经开始脱离掌控。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一点点的将大脑撕开,硬生生的钻进和他争夺控制权,盲风把全身心的精力全部集中在大脑和那股力量进行搏斗,然而他的反抗却换来了更加猛烈的侵占!

僵持半晌后,盲风退缩了,也放松了,那股力量似乎感受到了盲风的屈服,也随之减缓了侵占的速度。

大脑里回荡着阿尔森的话音:“盲风,你已经成熟了,你可知道,越成熟就越反抗不了我——”

盲风慢慢的闭上了眼,只见他整个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抖动,细看之下,就见他那白皙的皮肤下涌动着成群的生物,正快速的向他的颈间游动,当身体重归平静后,聚集在颈间的生物突然冲向大脑,将那股力量迅速吞噬的一干二净!

一声惨叫,阿尔森跪倒在地,不可置信的看着盲风嘶吼道:“你从哪找到的另一处神陨之地?”

盲风靠着石壁来支撑自己的身体,抹掉嘴角的血笑道:“你猜!”

阿尔森抬臂挥出根根触角,如钢锥般直直的刺向盲风,“噗噗”声接连不断,全都穿破了地面,而盲风再次消失了。

触角抽离地面带起了大块碎石,触角的尖端正在高频率的波动,以来寻找它们的猎物,然而它们的猎物行踪飘忽又迅即,往往刚一出动又戛然而止。

阿尔森匍匐在地,豆状的眼睛也在快速的追踪猎物。

一道冷风突然从旁掠过,触角迅如闪电般用力刺去,而一把放着暗芒的匕首也奔着非人似兽的头颅刺了过去。

粗壮的触角直接穿透了盲风的胸口,而盲风手上的匕首却刺空了。

阿尔森哑声大笑,而盲风也翘了翘嘴角。 他的匕首可是两柄!

只见盲风手腕一翻,两道暗芒打着旋儿在盲风的掌中飞转,只见残影不见刀刃的寒光一掠,“嗖”的一下,直接将那颗还带着笑意的兽头给旋了下来!

头颅滚落,触角萎靡,那个似人似兽的身体也应声倒地。

终于死了——

盲风仰躺在地,用了最后一丝气力将胸口的触角拔出,血液霎时如泉涌般喷薄而出,盲风嘴角微翘,缓缓的闭上了眼……

死,也是另一种解脱!

苏米瓦奴的尚芸阁,施窈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抚着慌乱的心口,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正在大塞邑的颜双九慢慢的抬起手臂,肘间的藤曼正在迅速回缩。

成都早泄医院重庆治疗阴道炎哪家好重庆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广州哪家癫痫医院中山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呼和浩特哪男科医院好

昆明男科医院哪好
四平医院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小孩脾胃虚弱怎么办
友情链接: 泸州笑话网